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產品新聞 通知公告 法律法規
最新動態
您的位置:新聞中心-行業資訊
閱讀次數:977    編輯:本站
尚倫生代表:建議修改司法解釋,馴養物種不作野生動物認定

澎湃新聞記者 王選輝

2018-03-06 18:4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人工馴養繁殖物種是否屬于《刑法》里“珍貴、瀕危野生動物”范圍,在司法實踐中存在一定爭議。3月6日,全國人大代表、甘肅省律師協會會長尚倫生告訴澎湃新聞,他將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提出建議:修改司法解釋(法釋〔2000〕37號),取消“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原認定范圍中的“馴養繁殖上述物種”內容。
全國人大代表尚倫生
國際《公約》對人工飼養和野生區別對待
尚倫生認為,《刑法》第341條規定的非法獵殺、收購、運輸、出售野生動物罪,在司法實踐中存在擴大犯罪對象的現象。
尚倫生認為,司法實踐中之所以出現爭議,源自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11月17日發布的《關于審理破壞野生動物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0〕37號)。由于該司法解釋將刑法第341條第一款規定的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解釋為“包括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的國家一、二級保護野生動物、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一、附錄二的野生動物以及馴養繁殖的上述物種”。
原林業部于1993年發布了《林業部關于核準部分瀕危野生動物為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的通知》。《通知》規定,“我國是《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以下簡稱《公約》)成員國。決定將《公約》附錄一和附錄二所列,非原產我國的所有野生動物(如犀牛、食蟹猴、袋鼠、鴕鳥、非洲象、斑馬等),分別核準為國家一級和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
尚倫生指出,《公約》及其附錄一和附錄二所列的名錄中規定,附錄二野生動物及人工飼養繁殖的附錄一物種,允許商業性國際貿易,但需要許可。且《公約》確定了梯級保護、區別對待的規則。
尚倫生表示,這說明公約對附錄一所列的動物實行特別保護,為了商業目的而由人工飼養繁殖的,視為附錄二內所列的物種進行保護;但附錄二所列動物的馴養繁殖物種不具有保護的緊迫性,僅需要證明書即可。
尚倫生認為,前述司法解釋將《公約》附錄二的物種,同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規定的國家二級野生動物一樣保護,擴大了保護范圍,也超出了我國作為《公約》成員國在國際上承擔的義務。
尚倫生認為,沒有人工馴養繁殖證明,或者沒有取得人工馴養繁殖許可證,應當認定該行為屬于行政違法行為,但不能把這種只違反行政許可但實質上沒有社會危害性的行為按照犯罪定性。
建議馴養物種不作野生動物認定
尚倫生認為,由于馴養繁殖技術日益成熟,對有些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馴養繁殖、商業利用在某些地區某些行業已經形成規模。許多原來瀕危野生動物數量已有極大增加,收購、運輸、出售這些人工馴養繁殖的野生動物實際已無社會危害性。
尚倫生認為,《刑法》規定“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其含義是確定的,必須是珍貴、瀕危、野生的動物,不能任意擴大此概念的內涵。《解釋》將野生動物解釋為包括馴養繁殖在內,此種擴大解釋遠遠超出了刑法中“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概念內涵。這是同類案件面臨的共同問題。據此,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釋》擴大了刑法規定的犯罪對象,屬于入罪方面的擴大解釋,不符合刑法的謙抑原則。
尚倫生建議,最高人民法院修改《關于審理破壞野生動物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關于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范圍。將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包括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的國家一、二級保護野生動物、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一、附錄二的野生動物以及馴養繁殖的上述物種”的內規定,修改為“包括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的國家一、二級保護野生動物、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一、附錄二的野生動物”,取消“馴養繁殖的上述物種”內容。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網站收藏
海南大蟒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898-68502230 Email:hndosho@163.com  
地址:海口市美蘭區海甸五西路兆南綠島家園品綠軒17-18A 郵編:570208